欢迎访问 天水麦积法院网,今天是 2024年05月19日 星期日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法院文苑

时光女神

来源: 作者:政治科 何云 责任编辑:admin 发布时间:2018/3/15 16:01:51 阅读次数:
字号:A A    颜色:

审视着这个永远向着不可知的尽头逃跑的懦夫,我只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。是的,这条永恒之船又扬帆起航了,而且是又一次的毫无预兆。

我爱她,在爱她的同时又恨她,总之我缺乏看着她远去或是航行在她之前的那种勇气。我只知道她踏过的芳踪,却不知她下一站将去向哪里。

在古老的中国,有个叫孔丘的人把她比喻为河流,但在我看来,她并不单单是一条河流。海,我这样来描述她。是海,是片喜怒无常的大洋。

被诸神们庇护,在英雄的带领下碌碌无为的人们总以为她是一块或死物,把她当做了无生机的虚空。可我却看到了她的回眸一笑——是那样的令人沉醉。于是在无尽的黑暗中的我,看着她美丽的眼睛,给了仰望着的她以如铁的誓言。

仰望着我的爱人,我从此获得了力量。我为此欣喜若狂,我的喉咙学会的歌唱。于是我在潺潺的小溪旁唱,她就靠着我静静地听着。

“总有一天我会离你而去,你也将失去我的祝福,回到黑暗的深处。”说着她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。

“你不会离开我的,因为我是如此的热爱你,崇拜你,赞美着你。”我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心惊肉跳。

她不看我说:“你自己其实已经隐约察觉到了吧?”

“是我不够好吗?我的眼睛像星辰一样明亮,我美妙的歌喉比金琴还要动听,还有我对你的爱是无人能及的。”我激动地喊着。

可她只是微笑着轻轻地搂住我,什么话也不说。

有一天,没由来的,我想起了“光辉美貌”的经历来,就是那个有关于牛、猫以及少女的故事。

最后,每位骄傲的骑士都想得到少女的垂青,可最后只有卢迪姆得到了她以及她赐予的泪痣。她那句如泣如诉的隽语让我辗转难眠——“你只能一次(一度)拥有我,你曾拥有过我,而你此刻不拥有我。”

在每个仲夏的夜里,我都会对着满天繁星和调皮的萤火虫低声细语这句曾经的话语。而每当这时,她,总会别过头装作没听见的样子。

一年一年过去了,星空还是那么平静,流萤还是那么喧嚣,她还陪伴着我。而我也褪尽了青涩,如果说稚嫩是我的华服,那么此刻我则是一丝不挂。就像有人说,自卑是称霸的前兆,我此刻雄健与完满则是下一刻衰老的预言。因此,我的悲伤流淌出来了。

我向着诸神哭诉、祈祷,我等待着伟大的救赎。可诸神只给予我虚荣的祝福,我的心像火又像冰,焦躁并绝望。可我的女神却冷眼旁观完这一切,拿出一把寒光毕现的匕首,刺中了我的心窝,并在我的耳旁轻语“这是我对你的爱,是对你同样的深情的回应,以及对你的祝福”。

锐利的匕首尖穿刺了我的悸动之物,金属的冰凉在我的热血中逐渐熔化,而她则轻拥着我,而我与她一起,发出光亮,从此人们看不到她了,无色的死物,流动的虚空就成了她的化身。而我和她则漫步于深深的丛林中,嬉戏在浅浅的碧潭边,如果这时突然有淡淡的风来,我就会折一段轻轻的桂枝,戴在她如瀑的发丝上,以这丑陋的新绿来装点她。

不远处又听见一阵喧闹,“又碰到狄俄尼索斯了”,说着我和她对视一笑。